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顺风耳

文章写到极致,别无他好,只有恰好。人能活出意境,不在缤彩,只是真我。

 
 
 

日志

 
 

长春求学  

2011-05-23 09:21:06|  分类: 战友之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测控军旅】                   湘西站:传金

                                1971年在长春站湘西胶东两站学员合影

    由于计算机软件人员缺乏,从1970年开始,部队从战士中抽调人员着手培养软件人员。我在电源空调专业干了近三年后,于1971年6月和姜、谭、彭、杨四位战友一起到长春站参加六部举办的第二期程序培训班。半年多的培训中,我们从二进制开始学习,计算机指令代码、简单程序编制、适时程序的概念等等。给我们讲课的教员一位是在老基地工作过的老常,一位是毕业于中科大的老刘。这两位教员业务精湛,责任心很强,但都有点知识分子的“清高”,对那些当官的有点牢骚。学员来自全国各站点,68年到71年的兵都有,文化程度也参差不齐。最小的一位女兵只有15岁,学习的困难可想而知。(最近我在胶东站战友的网站上还看见她回忆哭鼻子的留言。)最后的结业实习是以站为单位,编制一个包含站内各种测量设备的适时接受处理程序。湘西站参加学习的五个人,水平比较接近,程序的编制和调试都比较顺利。
    长春站坐落在距城郊风景区金月坛20多公里的一片山林里。当时为了保密,通信地址都是﹡﹡信箱。(几年前出差去长春,过了金月坛不远,无意中一看:“中国航天测控中心长春观测站”的大指示牌高高地挂在路边。)长春站半年的学习很紧张,我们这些南方来的兵生活上也很不适应。第一天到长春,看着街上的学生拿着黄乎乎的窝窝头,来自湘西的小彭忍不住要人家给他看看。那个小孩一看解放军要看他手中的窝窝头,吓得站在那里不知所措。为了改善伙食,培训队队长老肖还组织我们搞劳动。东北的黑土地确实肥沃,把土挖松,捡捡草,播下种子就可以等着收获了。大大的红萝卜,青青的白菜,茄子辣椒长得真是好。长春站在几十公里远的双阳县有个农场,有一百多垧地(合1500多亩),种的都是水稻。看着程序班来了几十号人,长春站的刘副站长把我们看作了可利用的好劳力。学员刚到齐,老刘就指示我们先锻炼思想,到农场去拔草插秧。6月初的东北早起地里还有冰碴子,光着脚丫子在地里干活真够冷的!中途又要停课几天去地里除草。学习班结束了,地里的稻子收割后还没有人扛回稻场。刘副站长又指示学习班再去“站好最后一班岗”,全体学员又拉到双阳农场扛稻子。刘老头还亲自到农场给我们打气:“同志们好好干!中午买豆腐吃。”(当时东北一年中一大半时间只能吃到土豆大白菜,豆腐确实是有吸引力的)。哪知到了中午,端上来的还是土豆大白菜,来自闽西站的大嗓门小徐叫开了:“豆腐呢?把那个刘老头给我拉出去枪毙了!”。他引用的是革命样板式台词,刘副站长脸红一阵白一阵也不好支声。用了三天时间,总算是把所有的稻子扛回了稻场。11月份东北都已是冰天雪地,这三天我们就住在老乡家里,领教了东北大炕的暖和。老百姓怕冻着了我们,每天都把炕烧得热乎乎的。我们睡到半夜嗓子热得直冒烟,想起来找水喝,可是又不敢起来乱走动。因为我们睡的是下炕,对面就是老百姓的上炕,上炕上睡的可是人家家里全家人。上下两炕相距最多三米远。我们住的这一家还要特殊,儿子在长春上班,家里就只有公公和媳妇。东北的冬天天黑得早,四点来钟就黑了。和我们差不多大的媳妇就出去玩去了,我们九点来钟就在下炕睡下。那位公公接着就抱一卷铺盖在上炕靠外的地方睡下。不知什么时候媳妇回来再抱一卷铺盖在上炕靠里睡下。那位年轻的媳妇还专门给我们解释,在东北,漫长的冬天需要大量的取暖物料。再多人都是一个炕。仅在新媳妇进门前三天用布帘隔一下。就这样极其别扭的住了三天。  
    九月份中旬,长春站突然通知培训班晚上要站岗。哨位就在站里的家属区。这个岗哨一直站到培训班结束。当时谁也不知道为什么?等到一级一级文件传达下来,已经是十月底了。原来是发生了林彪事件!我们一起学习的小杨回湖南前收到家里来信,随信还寄来几张北京的工业券。她的爸爸要她在北京一定要把工业券用掉,实在买不到合适的东西就把工业券扔掉。北京的工业券可是珍贵,因为当时几乎所有稀缺的日用品都是要凭券购买的。为什么要这样处理?仔细一看,原来是工业券上印有林彪的“大海航行靠舵手”题词,这位四野的老战士怕惹出什么事情。

11月底离开长春站回湖南,在长春火车站站台上脱下第一层,最外面的皮大衣。到了北京,再脱下棉衣里的绒衣。再到武汉,空心棉衣都不能穿了,只能脱下棉衣再穿上绒衣。

半年的长春学习,是我多年从事计算机软件工作的第一步,也是我终生工作能力的起点。在部队后来走上指挥位置,靠的是对任务全过程清楚的了解。转业回到地方,80年代中期在地方机关能称得上懂计算机的人并不多。尤其是进机关的第一步,就是因为有一块从总署发来的人事档案数据库软盘,要求接触它的人必须是党员。正好我在部队前一年学习了 DBASE 数据库,我把全单位人事数据全部整理输入到数据库,顺利地完成了这个任务。这样办理交接手续就变得极其顺利。再往后,我在机关参与了多次“业务改革”。要懂业务还要懂计算机。其底蕴还是来自我的计算机功底。人的一生是由很多偶然的因素决定的。只要努力,它会使得人生走得更为顺畅。对于明天的工作来说,昨天已经掌握的知识是永远不够的。关键在于你还能够不断的学习新的知识。我常常记起我的两位启蒙老师,是他们指导我走出了勤奋努力的第一步。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