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顺风耳

文章写到极致,别无他好,只有恰好。人能活出意境,不在缤彩,只是真我。

 
 
 

日志

 
 

一位481老兵的回忆  

2011-04-24 06:11:07|  分类: 战友之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测控军旅】(源自战友博客《眺望长空》) 

     在学校从负责征兵工作到真的当上了兵 

                            

                                                 田兆吉

                                                          
        一位66届初中同学向我递交了两张用鲜血书就旳申请

 68年春节过后开学不久旳一天,区人武部的部长,政委陪几位解放军来到了我们学校。他们是训字436部队来湖北接兵的新兵团团长匡德新,刘指导员,排长王铁岺,英勇干事,张国祥助理还有技师李慧兰

    由于三年未招兵,68年春季是几年来征兵最多的一年。我们学校的名额为特种技术兵38人。

    按人武部的要求学校革委会随即成立了征兵领导小组,决定由我任组长。

    近一个月的征兵工作对我这个在校的高中生是个锻炼的过程,对我的心灵也是一次触动。当我从山东学习完到481报道时,到市内接我们的竟是张国祥助理,他乡遇故人我格外高兴,得知匡团长如今是我们的站长,英干事李技师也调来481我欣喜若狂,恐怕这就是缘分吧。

    当时的征兵条件是年满18至21岁的66,67两届高初中生。家庭出身为工人,贫下中农,城市贫民和革命干部。

    征兵的消息公布出来后,同学们纷纷报名申请当兵。我清楚地记得一位66届初中同学向我递交了两张用鲜血书就旳申请。看着枣红色的字迹,再看他纱布包裹着的手指,我鼻子一酸,多么执着的同学呀。可是他终未能通过严格的政审,未能穿上他渴望的绿军装。

    为了把好政审关,定下了部队,人武部,学校三方会商制度。

一、学校调出所有报名同学的档案摆在三方面前进行初审,初审通过旳同学参加体检。

二、对体检合格的同学由三方向在校师生了解该同学的表现,当时在学校的操场,教室,食堂里常常看到接兵部队的同志与老师同学们交谈的身影。

    征兵领导小组旳大量工作都化在了对体检合格同学父母所在单位进行人事外调,要对几十人外调,对几个人的征兵小组压力是可想而知旳,一个人每天要跑几个单位,调阅档案,抄录有关章节并不能有半点差错。抄录后经对方机要人员审核盖上公章,拿回学校向三方汇报外调情况交出对方单位的核实材料。

    二审通过旳同学再集中到体检中心住上一夜抽血化验,合格后就有可能成为解放军的一员。

这是我第一次走进在那个年代影响人一生或几代人命运的档案世界。

    初中的王某他的档案中记载其父49年初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三个月后退伍返乡。不知是啥人在返乡后面加了个?号,对这个问号接兵部队提出了质疑而未通过政审。后来这位同学找到我询问未通过的原因,我让其回家问其父当年退伍的原因。

    第二天他拿来一张肥皂大小的发了黄的纸片交给我,看过纸片我笑著拍着他的肩膀:“成,你明天晚上就去抽血化验”。

    原来这张纸条是某兵团因其父患青光眼的退伍证明,上面还注明发给其一石谷安置费。可想而知在那个势如破竹日行百里的南下大军里怎能容一个不能走夜路的新兵蛋子所累。

    他如愿以偿地参了军,先到渭南后调到吉林靖宇二工区。如果不是这张巴掌大小的小纸片,他会和

我们学校大多数同学一样到广阔天地里去战天斗地。

    67届高中的一位同学就没他幸运。其祖父为下中农,其父是某区的教育科(现在称教委)科长,母亲是一所小学校长,夫妻俩都是中共党员,但其舅舅是脱帽右派。接兵部队以此不同意其当兵。我再三请求亦无能为力,因为事先约定三方中有一方反对即否定。

    高三(1)班的班长是一位很有才华的同学,对其父亲的外调颇费了一番周折,其父单位要我们去省委组织部,组织部答复其父档案不在湖北在中组部。应我们的要求,组织部一位副部长向我们介绍其父的情况:其父是原新四军五师付师长(师长李先念)。五师突围后被捕,大军南下时任师长,53年审干时定为叛徒,开除党籍,挂名厅长,保留行政级别,享受工资与医疗待遇。

    该同学未能穿上他父母曾经穿过的军装又回到他父母曾浴血战斗过的贫瘠大地上,“上山下乡”。

改革开放后老五师的错案得到了纠正,但其父早已去见了马克思。

    这次外调对我影响很深,命运并非靠自己。但是但是每个人还是在坚持不懈地追求真理,为了自己的理想与幸福去努力。追求是个过程,有快乐也有苦涩,但一定不要太看重结果。

    报名快接近尾声,匡团长问我想不想当兵,我回答我当然想,但恐怕体检通不过,匡告诉我体检的事你不用担心。

    在体检中心李技师陪我走进五官科,第一项就卡了壳,李技师立马找来刘指导员与王排长。三位解放军往那一站,一句话不说。聪明的医生把我领到另一间检查室告诉一位年老的女医生说我耳膜穿孔部队要,我争辩是凹陷不是穿孔。老医生认真检查了一遍,在体检栏中写上:“耳膜凹陷”打上了一个大勾。后面的检查项目王排长一直陪伴着我,结果是全部合格。

    3月18日,一百多名同学排着长队送我们38位应征入伍的同学去大桥警卫连换装,威名三镇的校军乐队在前面引路,引来无数的眼光。离开可爱的校园,告别敬爱的老师,师长,经过熟悉的街道,为了祖国的航天事业我们将奔向四面八方。

当晚我和从新兵团武汉各连抽出来的70多名同志坐客车去山东章丘济字284部队学习。夜色中列车徐徐启动。再见啦江城武汉。

    从学生到军人还要经过多少次历练过程?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