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顺风耳

文章写到极致,别无他好,只有恰好。人能活出意境,不在缤彩,只是真我。

 
 
 

日志

 
 

参军  

2011-04-20 20:23:09|  分类: 战友之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测控军旅】                                   张连修

   1969年1月传来了征兵的消息,当时我已年满18周岁。但自己觉得年龄不大,也没拿他当回事。吃完晚饭我老(五)爷到我们家来串门,进屋就谈起了征兵的事。他说:“开始征兵了,我给你报上了名。今天我去大队部,大家都在议论征兵的事。我说给我孙子报名,在座的都说你哪有孙子。张晓章不是我孙子吗,在座的都笑了。”兴隆大队部在(我们)兴隆甸子村,离我家几十步远。我老爷是老共产党员,他有点文化,年轻时在新民县住过地方,写一手好毛笔字,平时给人家写个字画,逢年过节给人家写写对联。他说话幽默,办事有理有节,大家都很喜欢他,又都有点惧怕他。有事没事他爱到大队部转转。我爷他们哥五个,我老爷最小,他只有三个姑娘,所以也就没有亲生的孙子。

    听他说完征兵的事后,由于我没有马上当兵的思想准备,我和家里老人都感到突然。但又一想十八岁也不算小了,那时农村情况不好,留在家里又能有多大出息呢,只能当那赤脚医生去(这之前大队已有意向让我参加赤脚医生培训班),于是去当兵的事就这样定下来了。

    1月10日在前所镇检查身体。说来也巧,那段时间我患感冒,支气管发炎,真怕体检这关过不了。一个年轻的女医生给我检查,她戴着个大口罩,看不全整个脸庞,只见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倒也招人喜欢。她听听心肺、查查脉搏,稍停一会说:“你有什么病吗?”“最近感冒,有些咳嗽”,我回答。“你愿意当兵吗”?她问我。我回答愿意。可能我也挺招人喜欢,也可能命运就是这样安排的,体检就这样通过了。

    至今想来我还非常感谢那位医生,好人哪好人,好人你在哪里?我祝好人一生平安。

    1月15日接到入伍通知书,月底穿上了没有领章帽徽的军装。。

    接到入伍通知书至走前的半个多月里,妈妈从没当着我面哭过。虽然我是老大,但在她的眼里我还是个孩子,她是舍不得让这个没见过世面,并且还不太懂事的儿子过早的离开家的。她的心我能读懂,她是怕我在走之前对这个家放心不下,还怕给我即将走向社会、进入解放军这所革命的大熔炉造成心理压力。好在走之前我没有明显的忧伤表现,且已知道是特种技术兵种,这些或许对她是莫大的宽心和安慰。

    换装前统一到前所镇洗了个澡。这是我第一次去澡堂,也是我记事后第一次洗的热水澡。从我记事时起就没穿过里外三新的衣服,但我现在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心里处于盼着走出去,又怕走的通知来得太早的矛盾之中。

    这段时间老人和我说得最多的话就是,到部队如何听领导的话、为人处事、管好自己、注意安全、注意身体、不要惦记家等等。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我和老人说得最多的话也无非就是,我已经不小了,应该到外面闯闯、我会自己照顾好自己的、你们保重身体、放心好了。

    2月6日上午8点多钟,我带上妈妈给我煮的鸡蛋、大伯给的笔和本、还有家里及亲属们给的15元钱,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我那并不富裕但非常温馨的家。辞别了我那没见过多大世面但非常朴实善良的亲人们。我肩负着家庭的责任,背负着亲人们的期望,憧憬着美好的未来,离开了这个永远不愿离开的家。全大队应征入伍的新兵集合到大队部,由民兵连长刘继武带队步行五华里去高岭公社集中。走时妈妈跟着队伍一直送到村东离家200多米的小河边,妈妈是含着眼泪望着我走的背影,一直目送到看不见为止才回家的。进屋后她开始放声大哭,把憋了半个多月的眼泪都哭了出来,全家人也都掉了眼泪。

    即使对亲人的难离难分、对妈妈的依依眷恋、对生我养我的故土难割难舍,我也没掉眼泪,只是低着头跟着队伍一直向前走。心里默想,走出去、向前走、一直走、别回头,混出个人样再……。写到这里我有些抽泣和哽咽,觜里叨念着妈妈、家呀、亲人哪……。写不下去了,停下打字哭他个痛快,真是把埋在心底几十年的情怀都哭将出来啦。抽了棵烟,稳定稳定情绪回到了电脑前。细想起来这是多么难忘的回忆和幸福的伤感。

    男儿有泪不轻弹,咬紧牙关上青天,远走高飞乘风去,铁不成钢不回还。

    经过体检政审合格后的69年兵,是1969年2月6日上午由各生产小队集中于生产大队,再由生产大队的民兵连长带队集合于各人民公社所在地。午饭由各公社招待。下午由各公社集结于绥中县城。县人武部在绥中站前广场主持召开了一个简短的欢送大会。之后新兵连长蔡正旺作了一个准备出发的简短讲话,他操一口山东话,嘟噜了半天我只听懂一句,我们要顺利抵达长春。自此我才知道我的当兵去向。再之后以排为单位做登车准备。绥中县69年征兵1000多人,兵分两路,大部分去吉林省白城地区,看捍兵种。其余105人到吉林省长春市,特种兵种。

    大约在下午4点钟的样子,随着一声汽笛长鸣,驶往东北方向载着我们这些新兵的军列伴着夕阳霞辉徐徐开动了。在列车开动的一刹那,苦辣酸甜一齐涌上心头,真不是个滋味。给我的第一感觉就象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把我从母亲的怀抱和生我养我的这片土地上撕扯开来,带向远方。我这好似断了线的风筝能走多远,能飞多高就凭我驾驭命运的能力和听天由命了。

    随着列车缓缓的驶离绥中火车站,也徐徐拉开了我们人生大戏的序幕。

    当时我们乘坐的是运货的闷罐车,车底铺上稻草垫子,车厢里还生一个煤炉子,但车里的温度也不高。新兵排长刘英海叫大家把背包打开,冷时把被子盖上。一夜的行程我们在锦州、四平两站下车到兵站吃了晚饭和早饭。每次下车在地面上大约停留一个小时,之后上车继续开行。

    因为折腾了一白天,夜里又两次下车吃饭,真是弄的有点人困马乏。一个晚上怎样过来的,睡没睡着过,现在都有点回忆不起来了。但让我一生都不会忘记的场景是在车上解手,至今说起来都能让人啼笑皆非、忍俊不禁。闷罐车上没有厕所,列车在开行过程中如果内急,只能把铁门拉开一个宽窄适当的缝,为了安全起见必须由两个人拽着才能完成此项工作。

    7日早晨8点钟左右,列车停靠在长春火车站的月台上,大家背好行装下车来到站前广场。初到东北,2月份的长春还是很冷的,还好当时每人发了一件皮大衣,之后分上三辆解放牌卡车,驶过市区、绕上山道、钻进山沟。我的心里七上八下、忐忑不安,不是顺利抵达长春吗?这是把我们拉到哪去呀!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颠簸于午饭前到达沈字481部队(后来部队番号改为89759),下车后由各新兵班长带到宿舍,放下背包到食堂吃午饭。这是第一次端起部队的饭碗,吃上部队的饭菜。看到部队营房整洁,条件也很不错,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

    到达部队的第二天,赶快跑到军人服务社买来信纸信封和邮票。回到宿舍急忙的写上第一封报平安的家信。刚刚入伍什么事还没干,且对部队还一无所知,因此信写的很短,无非就是一路乘车情况,这里一切都好,让老人放心的话而已。

    105人的新兵连(连长:蔡正旺、指导员:尚义)编为三个排九个班,我们公社来的基本都编在二排(排长:刘英海)五班(班长:张建忠)。 

    此后,就开始了一个月的新兵集训生活……。

                                               2011.4.19于长春
本文结束语:

断断续续、带带拉拉地写了一周,真的花了些时间。打了几个电话回忆当年细节,确实费了点心思。因为:
参军是我记忆中非常难忘的一个事件;
参军是我成长中非常少有的一个转折点;
参军是我命运中非常关键的一个环节;
参军是我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个阶段。
参军是我走向社会步入人生新的坐标原点;
参军是我迈出一步跨向更高划阶段的起跑线;
他打响了蹬地发力准备起跑的发令抢;
他吹响了闯出天地大有作为的进军号;
他敲响了奋斗人生这场大戏的第一通锣鼓;
他奏响了激情命运交响曲的第一乐章。
让这段回忆永远驻留我的心中,也望给后人留下追思和怀念。
                                           2011.4.21

上一篇: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